首页 大学生资讯 大学生培训 大学生兼职 大学生创业 社会实践 校园文学

美国又一轮“驴象比赛”,这所大学能免费吗?

2020-01-07

  原文: azhai,芥末 dui 看教育

  

△ 图源:unsplash

  2020年,美国又将进行四年一度的驴象之争。

  自今年春季开始,各参选人已经陆续宣布自己的竞选意向,为初选造势,他们主要围绕医保、移民、减税、气候变化等方面展开辩论,其中教育作为热门的民生话题也饱受热议。

  在美国,高等教育所需成本升高,导致大量毕业生背负助学贷款债务。近来,大学无用论和文科无用论的观点又被提起。民主党参选人伊丽莎白·沃伦和伯尼·桑德斯提出的免费大学和免除学生债务的主张更是激发了人们对高等教育的讨论。

  据估计,约4500万美国人都背负着学生贷款债务,有些毕业生的债务甚至高达5万美元。今年5月19日,美国亿万富翁投资人罗伯特·史密斯在莫尔豪斯学院做毕业演讲时宣布,将豪掷4000万美元替396名毕业生还清学生贷款,这等好事让在场的毕业生们都不禁欢呼雀跃[1]。其实不难理解他们的激动心情,天上掉下这么大一个馅饼,从此能卸掉一大沉重包袱,任谁都会激动不已。

  向富人征税推行免费大学计划

  2020美国大选,多位民主党派人士参与竞选,其内部主要分为激进派(即进步自由派)和温和派(即传统建制派)。民主党的进步自由派,包括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提出了大胆的高等教育计划。而在共和党,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竞选连任,成为共和党主要参选人。

  在教育方面,两党的观点大相径庭,甚至在民主党内部,也仍有不少分歧。

  民主党参选人伯尼·桑德斯表示,如果当选,他将免除大约4500万美国人背负的约1.6万亿美元大学助学贷款债务。他将向华尔街征收股票、债券和金融衍生品5%的交易税,来填补这一资金空缺,预计在10年内征收2万亿美元[2]。

  今年4月,同为民主党参选人的伊丽莎白·沃伦也表示,她不仅想免除大学学费,还想免除几百万美国学生的债务。具体计划包括,免除两年制和四年制公立大学的学费;家庭年收入低于10万美元的学生,可被免除至多5万美元的学生贷款债务,家庭年收入在10-25万美元之间的学生,可按比例减免学生贷款债务,家庭年收入高于25万美元的学生则不包括在内。伊丽莎白·沃伦将通过对富人征税来筹得计划所需的高达1.25万亿美元的资金[4]。

  但民主党温和派参选人,如麦克·班尼、乔·拜登、皮特·布蒂吉格和艾米·克洛布查尔,都反对上述激进的解决方式,他们希望为高等教育提供更多补贴,而不是完全免除学费。

  今年3月,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公布了2020年联邦财政预算,其中包括削减教育部70亿美元的经费。作为共和党参选人的特朗普在最近的预算提案中重申,将大力削减联邦学生补助项目的经费,还提出取消补助贷款和公共服务贷款计划,减少“联邦工作学习项目”的经费[4]。

  早在2016年,伯尼·桑德斯和希拉里在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提名角逐时,在关于高等教育的讨论上,他们的主要关注点在于公立大学是否应该免学费或者大大降低学费。从那时起,民主党的争论点就变成他们是否能做得更多,而不仅仅是免学费。最近,关于免费大学的讨论也主要聚焦在民主党参选人的主张上。

  大学校长:免费大学计划是不切实际的空想

  截至目前,约4500万美国人背负助学贷款债务,共计约1.6万亿美元,约等于美国gdp的7.5%,预计到2022年将会达到2万亿美元[5]。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科学学院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18 至 29 岁的美国人中有 51% 支持家庭年收入低于 125,000 美元的公立大学生免除学费,并支持免除所有社区大学生的学费 [6]。

  按理说,大学校长应该也会大力支持该计划,但事实并非如此。对一些大学校长来说,免费大学计划其实不太现实。

  最近,十几位大学校长在一次年度媒体晚宴上被问到,他们认为美国是否有可能像许多民主党人提议的那样推行免费大学,结果没人举手。

  这表明,理论上来说从免费大学计划中受益最多的高校所处的政治现实与推动免费大学的2020年民主党参选人所处的环境完全不同。

  根据美国州高等教育行政官员协会(state higher education executive officers association)的数据,去除通胀因素,州政府为每名学生提供的资金数目约为上世纪80年代的水平。在需要更多公共教育经费的情况下,州政府却让学生承担更多的费用。1980年,学费只占学生教育费用的1/5左右,剩余部分由州和地方政府负责。如今,学费几乎占了总费用的一半,在一些州,学生支付的费用甚至更多。例如,佛蒙特州87%的教育收入来自学费。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校长亚历山大预测,在15至20年内,一半的州将失去高等教育的公共经费,那时学生将承担所有的费用重担。“学生付出的更多了,得到的却更少了。”

  在这种情况下,免费大学计划听起来只是不切实际的空想。

  而且大多数免费大学计划都主张取消学费,并由联邦政府资助州政府。但是,对于未向学生收取高昂学费的州来说,这并不公平,因为一些州政府,如佛蒙特州,向学生收取了高昂的学费。

  另一方面,即使免费大学项目可以为州政府提供资金,但对于一些红色州 (支持共和党的州) 来说仍然很困难向高等教育投入更多资金。在这种情况下,该州的地方公立大学不包括在本计划中。伊丽莎白 · 沃伦希望通过提高联邦政府对州政府的投资金额来鼓励更多的州政府参与进来。但是当奥巴马执行《平价医疗法案》时,他遇到了这种尴尬的局面。即使联邦政府给予了大量的补贴,即使这些补贴可以使当地居民受益,但是一些州仍然拒绝接受 [7]。

  免费大学计划可能会拉大贫富差距

  《经济学人》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人们对高等教育成本的认识其实与现实情况存在偏差。一名大学毕业生,有着文科学位,毕业后却做着兼职咖啡师的工作,还欠着六位数的债务,类似的例子是媒体喜欢报道的。毋庸置疑,这种情况确实存在,但并不普遍。在美国,获得学士学位的人平均负债1.68万美元。尽管相比2003年,这一数字高出了24%,但人们经常想象的那种21世纪新型契约奴役制似乎不太可能发生。

  文中提到,导致偏差的一个原因是,人们关注的是上精英私立大学所需的成本,虽然私立大学的费用确实已经升高了。按照现在的美元计算,2000年,哈佛大学每年学费是3.14万美元,现在的是4.63万美元。将助学金和税收优惠计算在内,私立大学每年的学费和其他费用平均是2.74万美元。公立大学的要少得多,平均约为1.54万美元,而两年制大学的仅为8600美元。

  而且普遍推行大学福利将很大程度上让那些条件不错的家庭受益。因为即使在美国年轻人(25-29岁)中,拥有学士及以上学位的人只占37%,且大多是白人和富人。虽然这些高等教育计划也提出了对少数群体的有利政策,但其实推行免费大学对促进少数群体的发展不会起到很大作用。不同种族在教育上的不平等可能更多归因于参差不齐的早期教育质量,而不是高昂的大学费用。因此,与普及免费大学相比,普及学前教育可能更加行之有效[8]。

  也有人认为免费大学计划只关注公立大学,但其实私立大学在高等教育和经济中也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如果按照伊丽莎白·沃伦和伯尼·桑德斯主张的那样只免除公立大学学费的话,中低收入家庭将不得不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公立学校,而富人依旧会把孩子送进私立学校,这样贫富差距就被拉大了[9]。

  其实对于免费大学计划的讨论不止这些,一项新计划的推行并非易事,正所谓众口难调,每个人都倾向于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考虑得失利弊,美国国情相对比较复杂,推行计划需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免费大学计划要想得以实施,其可行性还需经过更多的讨论,也会面临更多的质疑。

  参考资料

  [1] 大学缺钱,学生受苦: 美国高等教育系统出了什么问题?,外滩教育。

  [2][5]美国助学贷款债务到底有多吓人, 文汇报.

  [3]elizabeth warren has the biggest free college plan yet, vox.

  [4]here’s what trump’s 2020 budget proposal means for higher ed,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6]51% of young americans support tuition-free public college, cnbc.

  [7]free college for everyone? school presidents aren’t impressed., the washington post.

  [8]should the federal government subsidise students, or make college free?, economist.

  [9] 华盛顿邮报称,政府需要让私立和公立大学更容易进入。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